首页 > 魅力洛阳 > 河洛文化  

五大学说与洛阳——理学光大于此
发布时间:2015年04月07日

北宋时,洛阳已不再是首都,但仍然是国家的文化中心。这里聚集着一批高级士大夫,如西京留守御史台司马光,前任首辅富弼、枢密使文彦博、御史中丞吕公着等。洛阳还是知识分子聚集之地,所谓“洛实别都,乃士人之区薮”,其中最重要的学者有如邵雍、程颢程颐兄弟等。邵雍在当时的声望极高,“士之道洛者,有不之公府,必之雍……贤者悦其德,不贤者服其化”,而程颢和程颐也是士大夫的楷模,“闾里士大夫皆高仰之,乐从之游,学者皆宗师之,讲道劝义,行李之往来过洛者,苟知名有识,必造其门”“士之从学者不绝于馆,有不远千里而至者”。程颢、程颐长期在洛阳讲学,他们的学派当时被称为“洛学”。二程的姻亲张载在关中讲学,被称为“关学”。洛学和关学后来统称“理学”或“道学”,其中洛学为正宗,关学为别派。二程认为世界的根源是“理”,也叫“道”,也叫“天理”。程颢说:“吾学虽有所受,天理二字却是自家体贴出来。”天理是最高的、永恒的实体。程颢说:“天者理也”“天即是理”“天理云者……不为尧存,不为桀亡”。“理”还是世界万事万物的普遍规律的准则。程颢说:“万物皆有理,顺之则易,逆之则难,各循其理。”程颐说:“天下物皆可以理照。有物必有则,一物须有一理。”万物虽各有其理,但在根本上,万物之理只是一个“理”,即“万物皆是一理,至如一物一事虽小,皆有是理”。二程还通过心、性和仁等概念进一步说明了“理”的范畴,天理与心性是贯通的,仁即此理此心此性,忠恕之道近乎仁。二程在天理与心性的联结上略有区别,程颢的天理是一个具有活泼生命形态的能动的天理,心性即是天理;程颐的天理则近于是一个静态的对象化的客观之理,“性即是理”,而心则是一个涵养、认知的主体。后来陆九渊把程颢思想推阐扩充,又结合先秦孟子学说,形成了心学学派,并由王阳明发展光大。朱熹则继承程颐的学说,并将其发展成为一个庞大完整的理学思想体系,这个体系是中国古代哲学发展史上的一个重要环节,其基本理论成为了中国后期的官方意识形态,在思想领域占主导地位长达700年。理学是一种伦理学为主体性的本体论,追求的是内圣人格,就是内而治己,作圣贤的工夫,以挺立我们自己的道德人品。理学建树圣人人格的理论与观念,对于中华民族注重气节、注重道德、注重社会责任与历史使命的文化性格产生了深远影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