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市民天地 > 探古寻幽  

中国传统村落—孟津县小浪底镇乔庄
发布时间:2014年02月25日

乔庄坐落在一条深沟的半坡上,群山拱卫,环境清幽,宛若一个世外桃源,掩映在北邙丘峦和绿树从中。如今的乔庄人大多已经搬出了原先居住的宅院,另外择地建房。各家各户门前,大多都有一片临沟的平地,平地上皂角树、刺槐等树木郁郁葱葱,旧时人们用来碾磨粮食的石碾、石磨、石臼,一个个仍置放在原地,诉说着遥远的历史。绿树从中,一座座红石为基、青瓦覆顶的古老民房显得淡雅而又宁静。山青水秀、如诗如画的自然环境,古朴典雅、保存完整的古民居,还有那沿袭着农耕社会人文情怀的乔庄人,如今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外界人的关注。 近年来,各地学生到此地写生画画。他们进农家院,住农家屋,吃农家饭,一呆一两个月,把这里的风景、民居和人物悉数绘入画卷,如痴如醉。就连村人闲置多年的石碾、石磨、石磙,现在也均成了难得的物件,被人描画个不休。 每年春夏之交、秋冬更替的时候,是师生们前来写生的高峰。

 在中国八大美院的画家眼中,位于洛阳孟津县的乔庄,是随处皆可入画的天然古村画卷;

    在建筑专家眼中,乔庄建筑选址、布局能充分利用自然循环资源,蕴含着“可持续发展”的理念;

   在游子心里,躺在乔庄的窑洞里,早晨听着窑洞顶的牛铃声自然醒来,“一下子就勾销了缕缕乡情。”

   在乔庄,你能看到清朝的车库,能感悟到依沟壁而建的窑院的神奇……

  两人亦无法合围的皂角树下,几名老人正围着一堆燃烧的枯枝边烤火边拉家常。被风刮起的阵阵蓝烟的背后,是用红石条、大青砖、黛瓦筑就的古宅。旁边直径一米多的石头碾盘,虽早已没了需碾磨的谷物,但依然散发着沧桑岁月的幽光。这一幕,早已成为画家怀旧题材中的场景。而这样的图景,在洛阳孟津县小浪底镇乔庄,一个西距黄河小浪底水利枢纽工程约两公里的村落,随处可见,可谓移步换景。

  在千村一面的当下,这样颇具古韵的村落,自然不会逃过画家敏锐的艺术嗅觉。每逢春秋两季,村里青枝绿叶的,配着这古旧的黄土坯和红石青砖垒砌的墙体,画画很有感觉,最多时能来一两千学生。中国八大美院师生全来过,不少美院还在这里建了写生基地。

 1月中旬的一天,煦暖的冬阳打破了滞留多日的雾霾,照得整个村落寒意全无。看热闹的小孩带着他的小花狗,亲昵地跟随着你一起穿行在村里的宅院间,使得你恍若画中游:古宅墙体的下半部分为大小不一的红石条垒砌,上半部为土坯,外面用泥抹平。岁月的风吹雨打,使得不少墙体的泥皮已剥离脱落,配以墙边粗糙的碾盘、石磙、石臼……眼前错落的景物,使得画家不用取舍,直接就能入画。

  就在村民们烤火的旁边,有一座位于一处宅院前面的单间房屋,其约1米高的墙基同样为红石条垒砌,墙基上面为土坯垒砌,外面泥糊后用石灰粉刷。四面墙的交界处用大青砖垒成砖柱,而临近大门两侧的墙体则全部为墙砖垒就。两扇大门共宽约两米,一把铁锁锁在锈迹斑斑的门环上。房顶以黛瓦覆之,个别残瓦处露出了黄土。透过门缝向里看,室内空荡荡的。

 虽然这间单屋算不上精雕细刻,但却能感觉其端庄、大气和坚固。和其他房舍相比不同的是,它的房门较之村中其他宅院的房门要宽一半。“这是个车库,放马车用的,清朝建的。”老村民乔双贵说,“门明显宽大,主要是为了适合进出马车。”在村中乔家祠堂放着一辆马车。这驾马车只剩下一个木制车身:长约3米,宽一米多,车架上一根长1米多、镶嵌有铁环、表面光滑的圆柱形木棍,是车轴。车身有1米高,光马车轱辘也有70厘米高,以前还赶过马车呢。

 【讲述】 那宁静、闲适的意境,一下勾销了缕缕乡情

  和平原地区宅院有明显不同的是,乔庄的宅院大都是依一条东西走向的沟壁而建,各家院落前一条宽阔的大路将临沟而建的院落穿在一起。这些清代中后期所建的房屋为何要建在沟壁前?推开门进了院你才会发现其中的奥妙,不但沟壁前的平地上建有房屋,沟壁上亦挖有窑洞,窑洞和两侧的厢房及院门构成了一个窑院结合的四合院。

 说起这窑院建筑的好处,一名幼年在乔庄长大的游子在文章中深情地回忆道:“1984年夏,我出差返家,小住三天,弟弟特意安排我住在我小时居住的那孔窑洞里。刚入室内,暑气尽消,如置身于一个大空调间内。这一晚,我美美地睡了一个好觉,一直到第二天早晨,当我听到窑顶上传来隐隐约约的牛铃声、滚滚而来的车轮声时,才知道天大亮了。那宁静、闲适的意境,一下勾销了我远在西蜀的缕缕乡情。”

 但现在村里的这些古宅塌毁得太厉害,三年之内塌了一半,目前村里只剩下一二十处老宅院了,只有5户人家住在这里,其他都搬了。这种窑院住着非常舒服,冬暖夏凉,要是全塌完了,可惜。

 乔庄所处地为丘陵地带,其民居建于清代中后期,或成排建设,或单独成院,所有的宅院都背崖面沟,属典型的北方窑院式民居。村落选址充分利用自然资源,因地制宜。在村落选址上随坡就势,选择在山谷内相对开阔的阳坡上。这种格局形成了比较封闭的区域居住环境,有利于形成良好的生态循环的小气候,体现出乔庄人的可持续发展思想。

 不少民居墙体的颜色、用料大都一致,可乔庄民居墙面更突出装饰和使用功能,并合理利用地方传统建筑材料。墙体的下部运用砖或红石砌筑作防潮处理,中间及上部用砖作竖向矩形分割,中间填充料礓石,这样能够避免雨水的冲刷,同时也加固了墙体。乔庄民居这种对墙体巧妙的处理方法,不但有实用价值,更有视觉之美,使素来沉闷的墙体有了层次和肌理效果,看起来颇为灵动,整个墙体宛若一幅粗狂、质朴的装饰图案。

【闻名】  多少名医、工匠从这里走出 

 村民乔双贵从家里拿出族谱说,“我们这个村姓乔的,都是在明朝从山西搬到洛阳市附近,随后又有分支移到其他地方生活。清朝乾隆年间,乔氏其中的一支从洛阳搬到这里居住。”乔双贵说,乔家耕读传家,重视教育,虽然居住在这偏僻的山沟内,但乔庄人才辈出:不仅出了不少闻名乡里的大夫,更有不少能工巧匠。

 乔庄的大夫到底多“闻名”,当地曾有句老话:“乔庄村大夫看过的病,难治疗。”又说:“乔庄村是个中医大夫的窝。”意思是说:乔庄村从医者多,名医辈出,良医已看,别人回天无术。此似有夸大之意,但乔庄大夫的水平由此可见一斑。

  解放前,乔庄的乔寿萱、乔清华、乔清云这三名中医名气很大,其中乔寿萱精儿科,乔清华攻内科,乔清云则是外科高手。乔庄名医以中医世家乔清华一家尤为有名。

  乔清华生于清光绪十一年,于1953年病逝。乔清华家是一个大家庭,兄弟五人,除二弟乔清选、四弟乔清范从农外,三弟乔清麟、五弟乔秀五,亦随兄从医,各有所长。一家三医,实属罕见。延至二代,父子相承,其子乔璋、乔铎也随父行医。

 过去乔庄地少土薄,经济结构单一,为养家糊口,村里外出干手艺活的人多。这其中以泥木铁匠“三秀才”最为有名。三秀才是指泥水匠乔跃、木匠乔拴牢、铁匠乔寿俊。他们垒砌的房屋、打造的农具在方圆左近颇为有名。直到今天,乔庄村依然有人以此为业,“我家这石雕门楼就是我自己做的。”站在自家门前,70岁的村民刘志颇为得意:“砖雕、石雕我都会,不管是啥花样,我看一眼就能比着样子雕刻出来。”(温中豪 陈晓东文)